< 河北元氏出土泥河湾动物群化石 或为发现东方人类新线索_最新动态_河北省地质博物馆

河北元氏出土泥河湾动物群化石 或为发现东方人类新线索

  日前,在石家庄元氏县境内发现了泥河湾动物群化石。处于石家庄地段的泥河湾动物群哺乳动物化石规模巨大,科考人员共采集标本25件,包括大型动物骨骼2件(大型羚羊)、动物牙齿10件等。

  张家口的泥河湾大家都熟悉,该遗址群出土了数万件古人类化石、动物化石、各种石器,几乎记录了人类的起源和演变的全过程,甚至被推测极有可能是东方人类起源地。

  

  元氏出土泥河湾动物群化石。图为考古人员现场勘察。

——发现——

  矿山环境恢复治理时发现骨骼化石

  2019年10月9日~10日,在河北省地矿局下属河北省地质博物馆馆长魏明辉、副馆长李永峰的谋划下,由地质博物馆馆长魏明辉带队,李永峰、王敏联合河北省区域地质调查院高尚、康子林及部分专家成员等组成联合科考小组,对石家庄市元氏县西侧的万花山一带进行了实地考察。本次考察主要以发现泥河湾地层中哺乳动物化石为目标,同时谋划筹建新的地质遗迹保护区。

  

  元氏出土泥河湾动物群化石,图为土层中的化石。

  据了解,本次发现的泥河湾动物群化石位于石家庄市元氏县苏阳乡车汪沟村北西约500米,地处万花山森林公园园区内,经纬度坐标为:东经114°26′50″,北纬37°42′49″。

  “前人在该区域开展地质工作要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1968年),1:20万高邑县幅地质图将该区域圈定为晚更新世马兰组,并未发现泥河湾动物群化石;1996年出版的河北省岩石地层中对该区域提到:附近地势基本平坦,切割较浅,地层零星出露,厚度大于20米,未见化石,但在邯郸、邢台地区发现Percrocutahobeiensis(河北中鬣狗)等哺乳动物化石。”魏明辉说。

  “动物群化石是当地政府对矿山环境恢复治理时,当地村民发现的,村民发现大量骨骼化石,并上报河北省地质博物馆。”魏明辉说。

  本次科考共采集标本25件

  根据本次现场考察和比对资料确定发现,哺乳动物化石赋存在泥河湾组地层,底部为上新世九龙口组地层,岩性特征为:半固结棕红、紫褐色砂岩、粉砂岩、黏土岩、含铝质黄绿色黏土岩等岩石组成。该岩性组合覆盖于古生代地层之上,平行不整合或整合于第四纪红色含砂黏土砾石层之下。

  

  元氏出土泥河湾动物群化石。图为考古人员现场勘察。

  泥河湾动物群化石发育在半固结棕红、紫褐色砂岩、黄绿色黏土岩等岩石中,仅在调查区域约1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大量出露。由于雨水冲刷作用,基岩裸露地表,化石散落地表或出露于天然断面陡壁之上。

  “本处泥河湾动物群哺乳动物化石规模巨大,科考共采集标本25件。通过采集的实物标本进行初步分析确定:大型动物骨骼2件、原大羚属(Protoryx sp.)头骨4件、原大羚属(Protoryx sp.)角2件、各类动物牙齿10件、重要关节7件。”魏明辉介绍。

  发现羚羊头骨、哺乳动物牙齿

  在发现的化石中,包括原大羚属(Protoryx sp.),其形态特征为大型羚羊头骨的角后部分,这部分长度大于额骨长度,额骨与角后部分夹角在105°-130°之间。眼眶后缘与上第三臼齿的后缘等齐或稍后。沿额缝合线的脊不太发育,并仅在后半部分明显。角心长,两角心的角基相互靠得较近;角基位于眼眶上方;角心直立,稍向两侧分开,角心横切口呈纵向的椭圆形,侧扁,无棱,但缺失脸部其他特征。

  “通过生态特征描述分析,可能与现生的苇羚、鹅喉羚相似。”魏明辉说。

  

  元氏出土泥河湾动物群化石。图为考古人员现场勘察。

  此次考察发现的哺乳动物牙齿可分为:食肉类犬齿、上门齿、前臼齿、上裂齿等。“犬齿可以确定为食肉动物牙齿,因为,其特点为犬齿强壮,周缘锋利,下颌骨上的咬肌附着面显示咬肌发育。应为直隶犬或多齿尖犬动物。”魏明辉说。另外一些牙齿根据特征判断多为食草动物牙齿。

  “化石产地附近动物骨骼化石及其发育,地表散落大量动物骨骼碎片。但由于长期暴露风化、水流冲刷等原因,骨骼化石多数已经风化严重,很多骨骼随着岩石的破碎已经消失殆尽,急需保护。”魏明辉说。

——价值——

  没有发现古人类遗址 但可以确定这里水草丰美

  科考小组通过对地层、岩石组合特征、沉积物特征、岩石结构构造、古河流变迁特征等分析后确定,该区域在中新世-上新世时期,气候出现由干燥炎热间夹湿润的交替。

  通过东部平原区域堆积的河流相、湖相沉积物分析,水域面积有扩大趋势,最终蔓延至太行山南段东麓一带,形成了现在的九龙口组红色间黄绿色碎屑层。而同一时间的冀北蔚县阳原等地各小型盆地,开始形成以三趾马动物为代表的石匣组河流相地层。

  

  元氏出土泥河湾动物群化石。图为考古人员现场勘察。

  在“上新世晚期-早更新世”,气候再度转为湿润,然而该区域因靠近太行山区域沉积较为局限,所以泥河湾地层在该区域仅零星出露。

  “就是因为当时该区域仅为一处小型水草丰美之地,各种动物均聚集于此,繁衍生息,因此,在元氏县西侧上新世地层中,仅1平方公里范围内,会有大量哺乳动物的发现。”魏明辉说。

  由于本次科考工作因时间和侧重方向等原因,没有发现古人类活动遗址或遗物。但通过发现的哺乳动物种类多样性、古气候环境,可以判断该区域水草丰美、气候湿润;西侧太行山作为登高狩猎的制高点等等诸多因素均达到了古人类选择栖息地的条件。

  另外,从1924年泥河湾盆地及哺乳动物化石被世人了解开始,一系列古人类活动遗址的发现与研究使泥河湾盆地研究从地层、哺乳动物化石研究转向古人类和史前考古阶段。

  有可能发现新种属 将为发现东方人类提供新线索

  根据该科考小组提供的“太行山东麓元氏县的新发现泥河湾动物群考察报告”显示,泥河湾盆地从发现到现在近百年历史,发现的哺乳动物化石地点过50处,出土的动物化石几万件,已正式报道的种类达130余属种。

  而本次科考小组在元氏县发现的泥河湾动物群化石产地化石种属繁多,分布集中,是不可多得的地质瑰宝。

  

  元氏出土泥河湾动物群化石。图为当地地形地貌。

  通过对地质图件和实地调查比对,可以确定在太行山东麓前缘,现丘陵地区自石家庄—邯郸西部山前地带均为当时河流、湖相地层发育区,发现泥河湾动物群的几率极大。

  “此次发现,表明这一地区蕴藏丰富的远古哺乳动物化石,极有可能发现新的种属。另外,这也将为寻找古人类活动遗址和东方人类提供新的线索。”魏明辉说。同时,他也有一些隐忧,“现新发现的泥河湾动物化石产地为人工采石后自然露头,部分化石已经被破坏,化石资源有限,亟待确定化石富集区后加以保护。”

  魏明辉建议,进一步加强与石家庄市、元氏县等国土资源部门的沟通和交流,积极推动和配合地方政府做好古生物化石调查评价与抢救性发掘工作。

  来源:河北青年报